廣東省電力行業協會

當前位置:首頁>文學天地 >

文學天地

想起“見獵心喜”

信息來源: 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4-15





   

    有句話叫“不怕人生無長技,就怕人生無愛好”。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生活偏好,這些五花八門的愛好能增添生活的樂趣,陶冶性情,而有些愛好卻背離了社會文明,一旦陶陶然樂在其中,毫無節制,對己對人乃至對社會都是茲事體大的影響。


    古人沒有現代的電子產品,業余時間不會沉迷于打王者、玩“吃雞”,喜文弄武的無非是邀上三五知己寄情山水、唱和作對,或者是拉上同道之人跑馬射箭、圍獵取樂。北宋時期的理學名家程顥年輕時,玩心特濃,迷戀上野外狩獵,久而久之,學業未免就“荒于嬉”了。好在,程顥的自制力也強,認識到長此以往,人生會在“取樂”中陷入頹廢,及時地扔掉弓箭,馬放南山,一頭扎進到理學研究中。為了潛心學問,面對昔日一眾獵友的相約,他以不再喜歡打獵為由婉拒,就這樣壓制住了心中的欲念。甚至在游學做官期間,一度在自己的老師面前也無比驕傲地說,自己已經做到了手中無箭、心中無念。他的老師周敦頤,就是“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獨愛蓮”的那位清雅君子仍不太放心,對他說了這樣一番話:“何言是易也,獵心暫隱伏耳。一旦萌起,復如初矣?!敝艽髱煹囊馑际?,啥事都別輕易下結論,現在不打獵只是暫時忍住了,愛好和欲望這東西,一旦條件允許,就會瘋狂如初。老師是否在理呢?來看程顥“見獵心喜”的親身實踐。


    十二年后的某月某天,程顥外出公干,急匆匆往回趕,碰上一群人在田野里圍獵正歡。蹄飛塵揚、狼奔豕突,場面甚是壯觀,一下子把他的心拽回到彎弓射雕的狂野年代,不免心中大喜,技癢難忍,策馬就打算往陣中沖去一顯身手,冥冥中老師周敦頤的那番話響于耳邊,這讓程顥下意識地扯住韁繩,強忍著心中剛剛涌起的念頭,調轉馬頭馳離了獵場?!耙姭C心喜”這事在《河南程氏遺書·卷七》中有載:“明道(程顥別號明道先生)年十六七時,好田獵。十二年,暮歸,在田野間見田獵者,不覺有喜心?!庇邢残牟慌?,甚至還可以理解,這就好比在美味和美色面前,垂涎三尺樣子難看,倒也可以理解,但哪些不能進嘴,哪些不能下手,得“發乎于情止于禮”吧。


    程顥“見獵心喜”不僅讓人想到庚子新春這場突如其來的瘟疫。流行之初,全民禁足,雖然到現在還沒弄清病毒的源頭,但困擾之下已有很多人開始反思濫捕亂殺野生動物的種種不是,通過各種方式對吃野味表達出了無比的憤慨和憎惡,國家層面的法繩也愈加勒緊。四時流轉,已然萬山花開,大自然仍然在向我們毫不保留地饋贈著可餐的秀色,只是不知道,當我們哪天真的摘掉了口罩,一身輕松地走進茶樓酒肆,會不會滿足口腹之欲、大快朵頤之際,“見獵心喜”又勾起心中嘗盡天下野味的饞蟲,好了傷疤忘了疼呢?




    作者 楊波,任職于廣東電網東莞石排供電服務中心

文章來源于2020年4月8日《南方電網報》



上一篇:不要急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關于我們|會員服務|網站地圖|友情鏈接

廣東省電力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©2004-2011 粵ICP備11017294號

浙江20选5基本走势图带连